你知道中華民國台灣的自行車裁判的執法水平,落後國際17 年嗎?

本文章,將會解釋 UCI 國際自行車法規,是如何規範自行車座墊需向後移動5cm的豁免條款,以及告訴你為何中華民國台灣的自行車裁判的執法水平,跟上不國際,落後17年,而損害了許多選手的權益。

文章大綱

1.
UCI 國際自行車總會的法規條文,用白話文解釋,並介紹法規變遷。

2.
UCI 法規,截錄,英翻中 譯文。


3.
中華民國台灣裁判素質他們搞不懂UCI法規,誤判我的選手,損及我訓練的選手的權益,共也誤判許多青年選手,損害他們的權益。


1. UCI 國際自行車總會的條文,用白話文解釋,並介紹法規變遷。

UCI,又稱國際自行車總會(掌管全世界各自行車賽事的最高級行政指導單位,類似國際棒球總會,或國際足球總會的地位),對於自行車比賽所使用的自行車器材,有所規定。

例如:關於座墊的位置,座墊的最前端,距離車架底部五通軸心的垂直線,至少要有5cm 以上的距離,不可以小於5cm (如下圖所示)

車架底部五通軸心的垂直線,距離握把的最前端,最長只能在75公分以內,握把的最前端不能無限制的延長。(如下圖所示)

這是很早期的舊規定,源自2000(UCI1996年提出Lugano Chater盧加諾憲章,意在提醒大眾自行車運動的本質,不應該在器材上過份發展,UCI並在2000年,根據此盧加諾憲章,而製定了多的規則。

New position rule for 2014.jpg

 

 

但是,如果選手因為身體形態的理由(morphological reasons)( 例如身高太高,或身高太矮),而使他的自行車設定超過UCI的規範,則要先行文給UCI,提出書面要求,通過morphologic test (身體形態的測試),藉此得到例外豁免許可,在比賽進行前。也就是有條件的放寬,假如選手能通過morphologic test,就可以得到規則上的放寬,例外豁免許可。選手可以選擇將座墊往前移動,或可以選擇將把手往前移動,或也可以選擇更長的把手。

身高太矮的人在實際騎車時,需要將座墊往前移動,縮短把手與座墊之間的距離,以求得到一個合理的騎車姿勢,所以座墊的最前端,距離車架底部五通軸心的垂直線,間隔就容易會小於5cm

身高太高的的人在實際騎車時,需要更長的握把,座墊的最前端,以求得到一個合理的姿勢,所以車架底部五通軸心的垂直線,距離握把的最前端,間隔就容易超過75公分.

下圖為示範其中一種 morphologic test 身體形態的測試,此圖為為測試座墊位置,是否可以得到例外豁免許可(是否可以小於5cm規定。)

 

螢幕快照 2018-09-07 下午10.08.16.png

 

選手以自然並合理的騎車姿勢,進行量測,當膝蓋前端的垂直線,能落在踏板軸心上,或在在踏板軸心後方,則就代表通過測試。此時的座墊前後的位置就是可以被接受。此時可以不受限於UCI的自行車器材規定,得到例外豁免許可。座墊的最前端,距離車架底部五通軸心的垂直線,原本至少要有5cm 以上的距離,但在只要能通過morphologic test 身體形態的測試,就可以小於5cm

 

 

螢幕快照 2018-09-07 下午10.11.17.png

 

 

螢幕快照 2018-09-07 下午10.10.35.png

 

選手在行morphologic test 身體形態的測試之後,想得到自行車器材設定的例外豁免許可,仍然要提出官方書面文件請求,表格文件如下圖所示。如果有需要,則在在比賽出發前,裁判會再複驗一次morphologic test 身體形態的測試。

螢幕快照 2018-09-07 下午11.07.28.png

 

 

 

但在西元2000~2012年,UCI發現有將近80%比例的選手提出例外豁免要求。UCI 國際自行車總會在2013年宣佈,為了簡化比賽時的檢查選手自行車器材的程序,從2014年開始,選手不用再進行Morphological test 身體形態的測試。選手如果因為傳統的規定而使自己無法使用合理的姿勢騎車,則該選手可以自由選擇一項調整(座墊或把手),並且不用再進行Morphological test 身體形態測試,選手也不用與單車一起前往親自接測試,在比賽前的驗車程序,選手的自行車,可以交由第三人士例如車隊機械師或工作人員,帶去前往檢驗區接受裁判檢驗。這意味著騎手在比賽開始前的準備工作(例如熱身)不會受到干擾,也可以減少失去資格的風險。

 

螢幕快照 2018-09-07 下午11.40.01.png

 


2. UCI 原始法規,截錄,英翻中 譯文

 

原始規則網址出處

http://www.uci.org/inside-uci/constitutions-regulations/equipment

ARTICLE 1.3.013

文件標題 Clarification guide of the UCI Technical Regulation

UCI 法規 原始文件第7 (2018年最新版)

規則第 1.3.013

 

螢幕快照 2018-10-09 下午5.03.52.png

中文翻譯:

螢幕快照 2018-10-09 下午5.07.36.png

 

 

UCI 法規 原始文件第8

UCI說明指南對於UCI的規則 (譯註:指的是針對第規則 ARTICLE 1.3.013 的進階說明)

 

螢幕快照 2018-10-09 下午5.05.38.png

中文翻譯:

UCI說明指南對於UCI的規則 (譯註:指的是針對第規則 ARTICLE 1.3.013 的進階說明)

螢幕快照 2018-10-09 下午5.09.32.png

 

上述法條的白話文說明:

 

  1. 你可以在把手長度和座墊位置,兩者之間選擇一個做為豁免,但不能同時選擇兩個選項豁免。
  2. 實務狀況:常會遇到身高不夠高的選手,需要座墊豁免,縮短座墊到把手的距離。而身高巨大的選手,則常需要把手的豁免,因為要加長把手。
  3. 你用正常姿勢騎車,只要膝蓋垂線能通過踏板軸心(此時踏板在3點鐘方向水平狀態),那你在此時的座墊位置就是OK的,不受限5cm的限制,可以是1cm ,2cm , 3cm, 4cm.

 

 

4.

中華民國台灣的自行車裁判的執法水平,落後國際17 年

 

 

熟讀自行車法規,依法行事,是對於比賽最基本的尊重。

 

    我在2017年的下半年,所訓練指導與贊助的一位選手,以下稱做L,身高只有155cm,非常矮小,所以單車座墊位罝需要往前移動調整,小於UCI規定的5cm規定(座墊在車架中心後方5cm)。為此我特別上網查詢UCI國際車協的官方法規與文件說明,確認L選手的的自行車設定能有符合UCI的條文要求,總之在比賽前儘量調整設定到位,不要被裁判判定違規。最後我和選手一起調整的間距,大約1.5-2cm

    選手的單車設定最忌在賽前臨時調整,因為會影響出力方式並有可能造成身體與肢體疼痛,而影響比賽成績。所以選手在平常練習時都有自己的習慣已久的設定。

   L選手201710 月參加全國運動會(National Games)自由車項目。主辦單位是宜蘭縣政府,協辦單位是中華民國自由車協會Chinese Taipei Cycling Association。參加項目分別有計時賽,和公路賽,所以我的選手有兩台不一樣的單車(一台公路車road bike, 另一台為計時車 TT bike ),在賽前的器材檢驗,都通過裁判的檢核,沒有被判違規。該賽事採用UCI國際車協的官方法規。當時裁判是一位年輕裁判,年紀約30-40.

     L選手選手在201712月參加自由車全國錦標賽(Taiwan National Cycling Championships),參加項目分別有計時賽,和公路賽,這是國內賽事最高的等級,由中華民國自由車協會Chinese Taipei Cycling Association舉辦,成績優秀的選手,將有機會被中華民國自由車協會挑選入國家代表隊,參加每年的亞洲錦標賽,以及其它賽事。該賽事採用UCI國際車協的官方法規。

 

裁判他們搞不懂UCI法規,誤判我的選手,損及我訓練的選手的權益。

 

    比賽第一天是個人計時賽,選手親自己把車帶去驗車區接受檢驗,但裁判居然沒有熟背最新法規與條文解釋,還在用過時並錯誤的法條,而將  L選手的計時賽專用車的座墊設定,認定違規,要求選手現場臨時調整座墊位置要大於5cm,對選手的心情影響非常大,因為這對選手的成績會有很嚴重負面影響,我在現場立刻抗議2次,但裁判不理會也不同意我的見解,就算我現場用手機提出UCI官方文件給裁判,裁判仍依舊堅持己見不願更改,裁判是一位老裁判,年紀約50-60.

    我們質問老裁判,為什麼在10月的全國運動會比賽,車子檢驗是合格,但到了12月全國錦標賽,就變成不合格?裁判居然狡辯說,這兩個比賽不一樣,所以規則也不一樣。這讓我們更感到憤怒,因為這兩個比賽誒都是採用UCI國際車協的官方法規,老裁判怎麼能說是使用不一樣的法規,和不一樣的判決標準?

    因為選手即將比賽出發,我轉向賽會執行總監總監李莉加小姐請她給予正確的判決。李莉加是中華民國自由車協會的三巨頭之一,李莉加也是自由車協會秘書長李開志的女兒,她也是中華民國自由車協會內,最高級別裁判之一,過往中華民國自由車協會只要舉辦裁判講席會,李莉加都會擔任講師或主持人。所以照道理選來說李莉加是已熟讀UCI國際車協的法規。

    但李莉加在比賽現場,居然沒有能力識別我提出的UCI法規,是否有憑有據,李莉加在當下沒有在站在正確的UCI法規這邊,並不敢確定法規條文解釋為何。等到L選手含淚騎著被臨時調整的比賽用車,在出發一陣時間之後,在我們花更多時間用白話文解釋後,李莉加才承認我所提出的法規是正確的,並且我的L選手的單車的原始設定,本來就沒有錯誤,是裁判搞不清楚狀況。李莉加貴為車協裁判的領導人物之一,但沒有即時做出正確的處置,是已瀆職,並且也沒有教育好協會旗下的裁判素質。

    但傷害已造成了,我在2017年的下半年,六個月內,少說有花了70萬台幣贊助這位  L選手,包含他的薪水,零用金,生活雜支補貼,伙食,住宿,交通費,器材費。我並且花了我大半的時間訓練這位選手,犧牲了我與家人相處的時間,犧牲與我那剛出生只有一歲的孩子的珍貴相處時間,就是全花在這位  L選手身上,我把他當作自己的小孩在照顧。我花了這麼多的時間和金錢,但被裁判這樣誤搞,就毀了一切。

     L選手也非常嚴肅的看重這場比賽,很認真的訓練,還長期離家在花蓮進行移地特訓,跟著我的課程進行訓練,因為這比賽的成績,會決定了2018年是否能被選拔進入國家代表隊,出國比賽。

   我應該忍氣吞聲嗎?我應該要用一個笑臉好態度向協會抗議這件事嗎?  L選手因為受這件事情打擊很大,在同年的201712月的月底,告訴我他要退引了,退出選手圈,不再當選手了,要回去當正常人工作了。

   一個裁判的誤判,所帶來的毀滅,國家車協能理解教練嗎?能理解選手嗎?中華民國自由車協會一年的總預算高達近一億元台幣,是台灣運動協會的前五名。但所培育出來的裁判教育素質低落,錢花到哪裡去了,李莉加貴為賽會執行總監總監,是中華民國自由車協會的三巨頭之一,權利之大,也是主持裁判講習教育的重點人物,怎麼會無法當下立即給我們的  L選手正確公平的處置判決,而讓選手權益受損,事後也沒有處罰那名誤判的老裁判,還讓他在第二天比賽繼續執法,在驗車區進行賽前驗車?

 

第一天誤判的老人裁判,第二天還再繼續誤判,是要害多少人才願意停手?

 

    在全國錦標賽第二天比賽,公路賽的賽前驗車,老裁判看到我們的  L選手的車子設定,就直接放行通過,他大概是不想再惹我麻煩。但我們比賽現場當天,整天下來,仍然看到,有許多其它身高矮小的選手,國中組和高中組選手,仍被老裁判認定座墊違規,被迫臨時調整單車設定。他們也都是受害者,小選手臉上浮現著沮喪又難過。因為那些小選手沒有教練幫忙說情,指正裁判的決定錯誤,所以裁判是覺得青少年選手好欺負嗎?

 

 

座墊5cm的豁免條款(法外開恩條款),在十多年前(2000年初代),早就被寫入UCI國際車協的法規條款裡,UCI國際車協並且還做了多次的說明,絕對不是這幾年2018年以後才出現的恩惠。

而我們中華民國台灣自行車裁判,對國際UCI法規的認知,是大錯特錯,還以為完全沒有5cm的豁免條款存在。批評你落後17年,只是剛好。

 


以上文章資料和圖片,皆引用UCI國際自行總會的相關說明文件。

如果有哪位裁判不滿意,要去法院告我的,我一定會找律師反告該名裁判.

 

廣告